• 内容部分

作者:admin 2022-07-06 11:36 浏览

湖北银行的上市之路意外不断,颇为坎坷。

5月30日,据湖北省纪委监委消息,湖北银行党委原书记、董事长陈大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湖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就在一年之前,即2021年5月20日,湖北检察机关依法对湖北银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文耀清决定逮捕。

5月31日下午,时代财经拨打了湖北银行董秘办,一位工作人员表示,采访需要拨打其他电话号码。但时代财经多次拨打其提供的电话号码,始终无人接听。

“那是你的事情。”上述湖北银行工作人员拒绝接受采访。

IPO路上两名前高管被调查

公开资料,湖北银行是在湖北省原宜昌、襄阳、荆州、黄石、孝感五家城市商业银行的基础上,以新设合并的方式组建而成,于2011年2月成立。

陈大林出生于1956年9月,在职大学学历,经济学硕士学位,于1979年7月参加工作。曾在中国银行湖北省荆门支行、中国银行湖北省宜昌分行、中国银行湖北省三峡分行、三峡总公司三峡财务有限责任公司、中国银行湖北省分行、湖北省人民政府金融办等机构任职。

2011年2月27日,湖北银行揭牌成立,55岁的陈大林成为该行改制成立后的第一任行长。2011年11月,47岁的文耀清出任湖北银行副行长,分管计划财务部、零售金融部、营运管理部。

时代财经了解到,早在陈大林“执掌”湖北银行期间,就曾提出过上市的计划。

湖北银行2015年年报显示,当年董事会在报告期内已将上市提上议事日程,并初步达成了“先启动H股IPO,待A股IPO申报路径通畅后,再择机回归A股”的共识。

2018年,在《湖北银行五年战略规划纲要(2018-2022年)》中,湖北银行制定了“12345”五年发展目标,内涵为“一年调整、两年晋位、三年赶超、四年达标、五年上市”的目标规划,但是在随后几年的年报中,该行再未提及上市事宜。

直到2021年5月,湖北证监局发布的湖北辖区拟首次公开发行公司辅导工作基本情况表显示,湖北银行位列其中。

去年6月24日,湖北证监局披露了“中信证券关于湖北银行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辅导工作报告(第一期)”公告,湖北银行IPO再度引起了市场的关注。

同年8月10日,湖北银行召开2020年度股东大会,31项议案中与A股上市工作相关议案达到十余项。

时代财经注意到,湖北证监局2022年5月11日披露的“湖北辖区拟首次公开发行公司辅导工作基本情况表(截至2022年4月末)”中,湖北银行赫然排在第27位。

但就在上市进程中,原董事长陈大林被纪委调查了。5月30日,据湖北省纪委监委消息,湖北银行党委原书记、董事长陈大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湖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值得一提的是,陈大林并非湖北银行首位“落马”的干部,该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文耀清2020年已被“双开”。2021年5月20日,湖北检察机关依法对湖北银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文耀清决定逮捕。

目前,由于调查尚未结束,尚不清楚陈大林的具体违纪违法情况。

瑕疵股权清理尚不明朗

时代财经注意到,监管处罚是钳制湖北银行上市之路的重要因素之一,湖北银行去年被曝出“通过理财业务向股东提供股本”的违法现象。

2021年7月30日,湖北银保监局发布的行政处罚信息显示,湖北银行的主要违法违规事实包括:违规通过本行理财业务为股东提供入股资金;未落实授信条件,违规向“四证”不全的项目发放房地产开发贷款;贷款五级分类不准确;违规向关系人发放信用贷款;未严格审核信托标的合格性,导致信贷资产非洁净出表;贷后管理不尽职,流动资金贷款回流借款人及其集团公司法人代表账户。

因此,湖北银保监局对湖北银行罚款230万元,没收违法所得32.40万元,罚没合计262.40万元;对责任人冷松、戚波、汪庆、林昊分别予以警告。

另外,中信证券披露的上市辅导工作报告(第一期)中也曾提到,2018年至2020年,湖北银行分支机构存在被监管部门施以行政处罚的情形。

除此之外,湖北银行混乱的股权结构也是一个桎梏。

中信证券披露的上市辅导工作报告(第一期)显示,湖北银行非自然人股东中,湖北红帆塑料股份有限公司(已破产清算)、中国人民银行荆州分行(分支机构)、黄石市陶然楼宾馆、黄石电力集团有限公司高新区配电工程分公司、中车株洲电力机车实业管理有限公司襄阳分公司、宜昌盛舟商贸服务部(已注销)等不具有法人资格,需要予以清理。

而中信证券2021年10月19日披露的“关于湖北银行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辅导工作报告(第三期)”公告则显示,截至报告出具日,湖北银行已完成除部分失联股东外的瑕疵股权清理工作,剩余未清理瑕疵股权正在积极推进解决,该等股权占银行股本比例较低,对发行人股权清晰不构成重大影响。

由于湖北银行的董秘办公室工作人员不愿意接受采访,时代财经无法得知湖北银行的“剩余未清理瑕疵股权”是否得到妥善解决。

实际上,2018年以来,湖北银行的股权多次在阿里拍卖平台、北京产权交易所、重庆产权交易所等平台被拍卖或转让。

2018年7月,湖北久银投资有限公司、湖北大都地产集团有限公司、旺前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三家股东合计持有的9053.51万股湖北银行股权被拍卖;2018年12月13日,大冶有色金属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湖北银行994.55万股股份;2019年1月16日,重庆产权交易所新增一则银行股权转让项目公告,湖北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拟转让湖北银行股份有限公司35750万股股份;2021年12月16日,安能热电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能热电集团)持有的湖北银行11016.16万股的股权在阿里拍卖平台被拍卖,荆门市城市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最高价胜出。

湖北银行2021年年报显示,佛山法院已于2021年12月31日送达裁定及协助执行办理安能热电集团持有股份过户通知,并于2022年2月15日办理了解冻手续。

不良贷款率高于上市银行

从近三年的经营情况来看,湖北银行业绩波动明显。2021年的业绩较2019年的业绩略有下滑。

湖北银行2021年年报显示,营业收入76.73亿元,同比下降1.89%;净利润17.56亿元,同比增长13.07%。2020年年报显示,营业收入78.21亿元,同比下降2.27%;净利润15.53亿元,同比下降20.78%。2019年年报显示,营业收入80.01亿元,同比增长18.73%;净利润19.50亿元,同比增长11.32%。

即使和同类型的银行相比,湖北银行的业绩也没有优势。

Wind数据显示,已上市的42家银行中去年营业收入低于80亿的银行只有兰州银行、常熟银行、西安银行、厦门银行、张家港行、紫金银行、无锡银行、苏农银行、江阴银行和瑞丰银行,而这10家银行中净利润高于湖北银行的至少有3家。

“这些基本上都是小的城商行或者农商行,湖北银行的业绩与他们相比都没有明显优势,更别提百亿级营收以上的那些城商行了。”某券商银行业分析师告诉时代财经,湖北银行的业绩波动可能主要是受到疫情的影响。“尽管湖北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下降了,但还是要高于已上市的银行。”

在资产质量方面,湖北银行也有压力。2021年末,湖北银行不良贷款金额38.08亿元,比2020年增长3.2%;不良贷款率2.10%,较2020年下降0.39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217.67%,较2020年增长52.48个百分点,但依旧远低于成立之初的381.81%,资产质量面临下行压力。

Wind数据显示,2021年末,42家A股上市银行中,不良贷款率最高者是郑州银行,为1.85%。

另有数据表明,截至2021年末,30家上市城商行(包括3家A+H股上市银行、14家A股上市银行、13家港股上市银行)的平均不良贷款率为1.56%。

可见,湖北银行的2.10%不良贷款率远高于上市城商行的平均水平,也高于A股中不良贷款率最高的郑州银行。

截至2022年3月31日,湖北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为12.92%,较2021年末下降0.93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19%,较2021年末下降0.77个百分点;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84%,较2021年末下降0.74个百分点。

从业绩、资产质量方面来看,湖北银行的IPO之路都注定“崎岖又漫长”。而此次原董事长陈大林被调查,令湖北银行的IPO进程又蒙上一层阴影。(作者 高文珣)


五分排列3平台,五分排列3官网,五分排列3网址,五分排列3下载,五分排列3app,五分排列3开户,五分排列3投注,五分排列3购彩,五分排列3注册,五分排列3登录,五分排列3邀请码,五分排列3技巧,五分排列3手机版,五分排列3靠谱吗,五分排列3走势图,五分排列3开奖结果

Powered by 五分排列3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